国破山河在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07-19 浏览: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

], function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1990年。
       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第十四次大会如期举行。由于塞尔维亚和黑山人强烈要求实行对自己有利的一人一票制度。
       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退出了共产主义同盟。短短三年之内。
       完整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共和国一裂为五。
       直至2006年黑山宣布独立。
       维持了88年的国家自此不复存在。

解体前后的南斯拉夫在政治上可谓一败涂地。
       但也许正是遍地的兵燹激发了前南斯拉夫电影人的创作热情。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
       这一地区的影片获得了一尊金熊、两株金棕榈、一次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和一次最佳编剧。
       还有一次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此处还要忽略一万字。
       因为各种小奖更是恒河沙数。这中间。
       光是2001年波黑电影《无主之地》就夺得三十几个重要奖项。
       其导演丹尼斯

巴尔干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国家”这个概念简直没有任何说服力。因为在人们心中。
       民族而非地域才是构成国家的基础。
       但几千年的繁衍生息已经让民族间的界线变得十分虚无。
       各族杂处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常态。
       国界划分根本没有可能;另一方面。
       则是政治对生活不断入侵和干预。
       原先和平共处的民族、宗教甚至是两个小小的村庄现在都要因为政客的煽动反目成仇。所以在这种情况下。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摆脱被分割的命运。
       “巴尔干化”甚至成为了一个专有名词。
       略带嘲讽地揭示着每个微小单元的孤立又决绝的荒诞处境。

纵观巴尔干电影。
       战争、宗教和民族问题几乎成为了不能逾越的主题。不过。
       主题的同一性不代表内容的同质化。
       波黑的《无主之地》和马其顿的《暴雨将至》便迥然不同。前者如矛。
       力道全在一点。
       说的就是一颗地雷的故事。
       小不过战壕;后者则在整个欧洲钉上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从英吉利到马其顿。
       从餐馆到羊圈。
       所有人都在其中。
       谁也逃不出去。

因斯多夫评为“影视上最伟大的处女作之一”的《暴雨将至》居然来自马其顿。
       听上去总让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毫无疑问。
       这部电影的确以它极其惊人的形式和厚重的文化内涵创造了历史。表面上看。
       影片以非常传统的叙事方式依照线性顺序讲述了“修士救女”、“餐馆暴力”和“回到故乡”三件事情。
       直到结尾最后一分钟。
       故事终于展现了它的真实面目:影片竟然分毫不差地回到了开头的场景。
       从而形成了一个首尾相接的环形结构。相比起来。
       同在1994年上映的《低俗小说》虽则也被冠以“环形结构”之名。
       却难副“环形结构”之实。
       好比把马的肋骨打断插在头上也不能称之为鹿。
       重新排列组合后的故事无非就是用后现代方法制造的科学怪人。《暴雨将至》另辟蹊径地发现了深埋在欧陆土地中的那个奇点。
       通过复杂的整体构思和简单的人物重排让这部影片的任何一秒都符合时间逻辑。
       整体看上去却绝不可能。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
       这种结构的循环表征着马其顿民族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暴力往复循环、永难消除的残酷事实。也许角色的每一次死亡对他们而言都是新的。
       但对观者却是层叠累加的打击。可以说。
       《暴雨将至》给人带来的震撼及其对传统叙事手法进行的改造。
       很难再被超越。
       甚至是导演自己。

库斯图里卡。毋庸置疑。
       库斯图里卡指导的电影具有当今世界所有导演都无法匹敌的想象力和最闹腾的视听风格。
       这种风格在其作品《地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影片从头到尾充斥着惊人的构思和妙想。
       比如把男主角小黑一家人塞入没有时间概念、脱离南斯拉夫政治社会发展的地下空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几十年一晃而逝。
       铁托去世了。
       甚至新一轮的独立战争都打响了。
       此时“老黑”再次来到地面。
       却发现星星还是那个星星。
       战争也似乎还是那个战争。
       于是没有任何不适应地再次投入其中。
       为自己溺水而死的儿子上了一梭子消灭德军的子弹。如此高明的讽刺背后。
       是库斯图里卡对国家命运的忧虑和对各种“主义”的探讨;投射在一个个人物身上。
       就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除了有关国家命运的探讨之外。
       库斯图里卡本人还钟情于另一个主题。
       那就是吉卜赛和吉卜赛人。尽管库斯图里卡本人并没有吉卜赛血统。
       但自从1989年库氏受萨拉热窝电视台邀请拍摄那部关于吉卜赛人的影片《流浪者之歌》时。
       他就已经与这个流散于世界各地的民族结下了不解之缘。
       甚至还为其以后的所有作品都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吉卜赛痕迹。

在长达270分钟的《流浪者之歌》里。
       库斯图里卡讲述了吉卜赛青年贝汉的传奇故事。贝汉的妹妹患有腿病。
       叔叔不务正业以赌博为生但从没赢过钱;奶奶虽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
       却继承了吉卜赛的神秘巫术。
       必要时刻可以替人消灾除魔。经历一系列变故之后。
       贝汉最终身死异乡。
       在影片结尾的葬礼上。
       贝汉的叔叔遁出屋门。
       走进一所破败的教堂。
       扶起倒在地上的十字架。
       动情地请求十字架上的圣像让他在赌局上赢一把:“求你了。
       这只是个骰子游戏啊!”

#

], function

仿佛是一种仪式。
       每到新年之际。
       电视里总会重放前南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
       总是能勾起60后70后的“思古”之幽情。前南作为政体早已四分五裂。
       但国破山河在。
       解体后的诸国。
       在电影上交出的答卷夺目锥心。
       对得起他们经受的家国剧变

当最新评论超过4条的时候。
       才显示

初始显示的最新最热评论数

: parseint, //废弃属性。
       呗替代

是否显示最热评论

.setcookie;

视窗showintervaltime秒内展示一次

##fff; overflow: hidden;

#

window.analytics);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如果你喜欢本页,请不要忘记收藏哦

Copyright 201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游迅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游迅